歡迎訪問犍為新聞網
今天是: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文學 >>作家風采-正文

犍为文艺名家 李卉

作者: 岑正权 來源: 犍为融媒 發佈時間: 2020年09月18日 點擊數: 2302
在黃山採風.jpg


【香港集運 重量】

遠洋廣場的風
(散文詩)

 

1

當來自東西南北的風,吹上犍為____這個千年古郡的額頭,二十一世紀的浪花,剛剛飛濺到迎風啓航的遠洋號的船舷上。

喧騰的浪花,在巨輪的後面鋪開一條潔白的路。

每一朵浪花,都是輪下一塊鋪路石,銘刻着歲月煙塵。

 

2

雄才大略的漢武帝,在橫掃北方兇奴的同時,也編織了一道竹籬柴門,輕輕丟在南方。他覺得還在茹毛飲血的西南蠻夷,會在這道象徵性的柴扉面前卻步。

而滿清入主中原,也曾學習漢制,在東北插了一線柳條邊。

幾經變遷,由楗而犍的這個門户,延續至今,不過早已不是那個隔離門了。

柳條邊,欄不住民族的自然融合,只好退守史籍。

 

3

犍為,地近邊地,“夷鼓銅歌”曾經是她的流行曲。

教化文明,曾經把沉重的花冠戴在她的頭上。

兩百多座遍佈城鄉的寺廟,被風雲捲走,如今不見舊時蹤影。

節孝坊,一枚雖然風蝕斑剝的獎狀,還穩穩地立在文林街的石板路上。

歷舊彌新的文廟,酸雨洗不淡硫璃瓦的翠綠,喧囂卻驅逐了泮池裏迴盪的吟哦。

 

4

把犍為變成金的是銀。取水煮鹽,鹽流成銀,富甲一方。

可犍為的人民擺不脱牛的命運,汗流盡,血流乾,下湯鍋,變響皮。

岷江水流東,青山遮不住。

不堪重負只好悚身一搖。三座大山倒地,站起一個個直立的人。

 

5

自由野性的血,從犍為的骨子裏帶來。

李藍義軍血流成河,異族倭寇奔艇飛鏢,總有犍為健兒迎風向前。

犍為人永遠踐行古訓九德,“擾而毅”,是其中重要的一條。柔順馴服剛毅果敢,相反相成,怪味至味。

清溪的花海,把茉莉的清香,撒到九州四海。

犍為是千手觀音,拿劍的手邊,有蘭花指飄香。

 

6

當爆竹的響,不是為了驅逐惡獸,而是為了慶祝豐收;當眩亮的燈,不是為了照亮黑路,而是為了映透富裕;當多彩的衣,不是為了遮擋風寒,而是為了展露青春;當沖天的泉,不是為了澆灌禾稼,而是為了滋潤心靈;當洶湧的人流,不是為了躲避災禍,而是為了團圓相聚……

你能分辨,這吹來的,哪樣的風?

 

7

犍為,在夜色中燈火輝煌。

遠洋廣場,這巨輪的平台上,那麼多的人,在和煦的夜風中為生命而載歌載舞。

他們合着曲折的旋律,一起邁動鏗鏘的步伐,踏成一支雄渾的進行曲。

萬古東流的岷江水,你托起這艏古老而年輕的航船,朝着歲月的深處,乘勢而進。

 

 

九寨九重藍
(散文詩)

 

1

走向九寨溝,就是走向一種高度。

走在哪條潺潺的小溪邊,隨便掬一捧清亮的水,你就捧起了一條河,捧起了一條江,捧起了一片遼闊的海。

 

2

看過了一個洋,看過八條河,看過十條江,看過三十六眼湖,看過七十二條溪……

第一次,在九寨溝,邂逅了水的童年。

 

3

第一眼看九寨溝的海子,我就被你的藍色擊中。

一隻鳥從你上空一掠而過,瞬間就變成一隻藍精靈,謝進了叢林。

誰能逃遁呢?

 

4

把森林的汁榨出來,滴進你的溪水。

把草地的汁擠出來,灑在你的潭面。

把神話的汁嚼出來,點進你的海子。

把九重天上的蔚藍都擦在白雲裏,讓七月的雨絲塗在你的每寸山坡上。

一百零八隻酒杯,才盛滿了醉人的藍。

 

5

站在九寨的海子邊,鋪天蓋地的願望,都會簡化成一個:變成一滴水,溶入到最純最深的蔚藍裏。

 

6

如果不是水的魅力,那麼多的樹,怎會挽起褲腿,跳進溪水嬉戲?

甚至老死,化為枯木,也不願起來。

九寨溝的水,會裝扮死去的花草樹木。

它們就算躺在水底,不是沉入黑暗,而是覆蓋着五彩繽紛的夢。

 

7

在珍珠灘聽民樂。

在諾日朗聽交響曲。

在熊貓海聽戰歌。

在五花海聽小夜曲。

在草海聽一曲悠長的山歌。

九寨溝的水,演奏着世界上所有的音樂。

 

8

九寨的藍,是特立獨行的。

它不讓畫家的畫板帶走。

它不讓作家的筆帶走。

它甚至不讓攝影家的機器帶走。

也不讓遊客用千奇百怪的容器帶走。

但它讓每一個遊客用痴迷的心,把它裝得滿滿的,帶走。

 

9

色嫫的鏡子意外掉落凡間,每一塊碎片周圍都擠滿了映照的臉。

山照着更巍峨。樹照着更挺拔。花草照着更鮮豔。而藍天照着,再也分不清哪是海哪是天。

川流不息的人照着,卻有千變萬化的臉。

 

10

九寨歸來不看水。

藍,是水的魂。

有多少水已經魂不附體了。

九寨歸來很久了,我還是失魂落魄。



 

疑問
(微型小説)

 

六歲的明小丁剛上學前班。這天下午,他又犯了錯誤:回家沒把老師佈置的作業做完,就和幾個小朋友在小區內溜旱冰,被下班回家的媽媽叫在客廳中間,站着接受教育。

一開始他是一臉緊張,背手低頭,專心一致。半個小時以後,媽媽的嘴巴還沒停歇,只是話語中的憤怒減輕了,變成了苦口婆心的勸告數落。小丁已從開始的害怕、痛心、後悔中解脱出來,悄悄地走了神,雖然臉上的淚痕還沒有消失,其實他已經把媽媽説的多數話忘記了。

大約媽媽心中的怒氣也消失得差不多了,臨結束前又反覆對着小丁問:“今天給你講的都記住沒有?”

小丁點點頭説記住了。就在媽媽端起杯子要喝水時,丁丁説:“媽媽,要做個好孩子就一定要聽媽媽的話嗎?”

“當然啦!”

“所有的話都聽?”

“當然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對爸爸説,不抽煙、不喝酒才是好人,可在外婆家,你卻對舅舅説不抽煙交不到朋友,不喝酒不像個男子漢,你還拿錢給舅舅,叫他買好煙來抽。這又是為啥呢?”

“小孩子家,大人的事你不要管!誰叫你偷聽的?説!”


 

來源:犍為縣文聯
編輯:鄭鑫川  責編:紀小娥  編審:岑正權

掌上犍為頁腳圖.gif

犍為新聞

更多>>

綜合新聞

更多>>

魅力犍為

更多>>

24小時熱點排行

新聞採集QQ羣:296053423 郵箱 news@qwxww.cn
地址:犍為縣玉津鎮鳳凰路南段336號。 郵編:614400 備案號:蜀ICP備14010140號 瀏覽本站請使用Chrome、Firefox等高速瀏覽器以獲得最佳效果
新聞爆料:0833-4250040 監督電話:0833-4250026
律師聲明:本網站尊重並保護知識產權,未經過本站允許,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複製